百世修得同船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下载成人电影_下载电影的网站_下载电影网站

    邂逅
    一個盛夏的傍晚,有個公子哥打扮的英俊小夥來到瞭百裡灘渡口。公子面若凝脂,眉如彎月,生得十分清秀,他手裡還提瞭個木箱子,非常引人註目。這個箱子古色古香,有四尺見方,看樣子輕不瞭,但是公子提在手上,卻顯得十分輕松。
    公子踱入渡口邊的小酒館,在眾目睽睽之下,把木箱橫放在桌子上邊,好像故意提醒人們,這個箱子很重要啊。公子坐下不久,又有幾個面目猙獰的漢子走進瞭酒館。這些漢子的手上,都抓著刀劍兵器。
    公子坐定瞭,酒保立刻過來招呼:"這位爺要用點什麼酒菜?"公子和酒保耳語瞭幾句,點瞭三樣有百裡灘特色的海鮮:梭子蟹、對蝦、大黃魚。公子偷偷打量酒保,不由得有些詫異:這酒保長得英俊魁梧,目光深邃,不像鄉野俗人。
    酒菜上來瞭,公子笨拙地掰開蟹殼,露出裡面石榴色的滿黃。酒保和公子攀談:"看樣子這位爺不是本地人啊,您是來投親的嗎?"
    公子喝瞭幾口烈酒,兩腮泛起桃紅,搖搖頭:"我來尋找一個未曾謀面的人。二十多年前,傢父與好友指腹為婚,可我來到人世不久,傢父就被放到江南做官,失去瞭好友的音信。傢父謝世前,囑咐我在20歲的時候前來尋親,我不能違背先父的遺願啊。唉,滄海桑田,也不知道要尋覓的人是否還能找到。"
    酒保說:"您放心,我在這裡開酒館,還買瞭條船渡南來北往的客人,我為您打聽著。敢問您要找的人姓甚名誰啊?"
    公子嘆瞭口氣:"傢父謝世時,我尚且年幼,隻知道要找的這個人姓石,祖居百裡灘,是個武師。"
    酒保聞聽,呆瞭一呆,突然說:"天晚瞭,您住下吧,明日過河不遲。"接著他就招呼小夥計幫公子把木箱搬到後院。
    這個夜晚,狂風大作,公子在夢裡似乎聽見一片嘈雜的腳步聲,公子很警醒,立刻悄悄起身,但屋外又突然沒瞭動靜。
    這一夜,再沒有發生什麼。
    相認
    轉天早晨,酒保備好瞭船,招呼公子。公子提著那個沉重的木箱上瞭船,昨天那幾個猙獰大漢也面無表情地踏上瞭船板。酒保最後一個沉穩地跳上船頭,提起鐵錨。
    公子坐在船艙裡,聞到風裡的腥咸氣息。這條大河直通渤海,這裡接近入海口,水面很寬,霧氣茫茫,看不清楚彼岸。
    渡船緩緩出發瞭。公子悄悄觀察那幾個漢子,這些人表情焦躁,目光時不時瞥向公子身邊的木箱。公子心裡暗暗覺得好笑。
    渡船行駛得很慢,好半天才過瞭河中心,對岸的輪廓也漸漸清楚瞭。就在船距離對岸還有十多丈的時候,幾個漢子突然站起來,搖搖晃晃地撲向木箱。就在這一剎那,酒保橫過竹篙,在木箱側面戳瞭一下,木箱"撲通"一聲滾入瞭渾濁的河水中。
    這個變故讓公子和大漢們都驚呆瞭。漢子們怒不可遏地揮刀舞劍沖向酒保,但是,他們剛抬起腳,船身猛然晃動瞭一下,幾個漢子紛紛跌倒在船板上,嘴裡破口大罵:"娘的,又壞老子的好事!"原來,這些漢子果然是想劫財。
    公子騰身躍起,從腰間抽出一條白晃晃的絲帶,絲帶在公子手裡抖動瞭一下,立刻變成瞭一把軟劍。
    這時候,船距離岸邊隻有幾丈遠瞭,公子的軟劍寒光閃閃,那些漢子抱頭鼠竄地跳下船,拼命向岸邊遊去。公子哈哈大笑,用手指點著:"哼,就你們這幾個毛賊,還想打我的主意?"
    公子轉過身,舉手之間,劍已經架在瞭酒保的脖頸上:"看你儀表堂堂,原來也是見利忘義的鼠輩!快還我的箱子來!"
    酒保面不改色,說道:"公子息怒,公子請看—"
    說著,酒保走到船尾,從船邊拽出根繩子。很快,那個濕漉漉的木箱被拽上瞭船板。
    公子疑惑地望著酒保。
    酒保說:"公子誤會瞭,這幾個狂徒想搶奪木箱。昨天半夜他們就要下手,是我用計阻止瞭他們。我知道今天他們肯定不會放過公子,於是故意把箱子丟到河裡,讓他們斷絕謀財害命的念頭。其實我已做瞭手腳,所以箱子並未真正沉入河底。"
    公子思忖片刻,點點頭,說:"不過,你我素昧平生,你為什麼要這樣幫我?"
    酒保說:"如果我沒有猜錯,公子應該是女兒身!"
    公子聽瞭,愣瞭片刻,突然發出一陣清脆的笑聲,然後摘掉冠帽,頓時露出一頭秀發。
    酒保見狀,上前深施一禮,道:"方小姐,在下石羽有禮瞭。我在這裡等候小姐多日瞭。"
    "公子"驚訝道:"你就是我父親的好友石前輩的公子?"
    "不錯,我叫石羽,方姑娘名諱是個慧字,對麼?"石羽說著,從懷裡掏出半個銅錢,遞向方慧姑娘。方慧也掏出半個銅錢,兩個半拉銅錢完美地契合在一起。方慧重新端詳瞭一會石羽,石羽的目光和方慧相碰,方慧立即臉頰緋紅。
    方慧低頭走到木箱旁邊,笑吟吟地說:"我這個木箱裡,其實沒什麼寶貝,誰也猜不到裡面是什麼。"
    石羽搖搖頭:"也許我知道,箱子裡面是—是好多人的牙齒……"方慧驚訝得簡直要跳起來,這個人,怎麼什麼都知道啊?方慧頓時擰緊瞭眉頭,咄咄逼人地說:"告訴我,你是怎麼知道的?"
    石羽嘆道:"你放心,我並無惡意,等到合適的時候,我會都告訴你。"
    成親
    三天後,百裡灘渡口張燈結彩,石羽和方慧要在今天拜堂成親。
    方慧原想過段時間再成親也不遲,但石羽卻很堅決,執意要立刻成親:"我們成瞭夫妻,父輩九泉之下就可以安息瞭。"
    方慧笑瞭:"是你自己猴急吧,還搬出父輩做援兵啊。"不過,她還是點頭答應瞭。幾天來,石羽和她談古論今,互相傾訴心事,方慧覺得自己未來的夫君是個志向高遠的大丈夫。方慧甚至打心眼裡感激父親,為她定下瞭這門稱心的親事。
    夜深瞭,客人們都已散去,方慧坐在洞房裡,不知道坐瞭多久,石羽還是沒有走進洞房。方慧有些納悶,就自己揭掉蓋頭,走出房去。在後院,方慧找到瞭石羽,石羽仰望著星空,一副沉思的樣子。
    方慧輕輕咳嗽一聲,柔聲問道:"你在這裡發什麼呆啊?"
    石羽深情地說:"我在感激上蒼讓你成為瞭我的妻子……"
    一個月後,方慧羞澀地告訴丈夫,自己有喜瞭。
    石羽非常高興,可是他眼睛裡開心的火苗一閃現就黯淡瞭,他好像滿腹心事。
    轉天方慧起床,發現石羽竟然不知去向瞭,她的床邊多瞭一封信。方慧腦袋裡"轟隆"一下,她預感有些不妙。
    看罷書信,方慧的表情僵硬瞭,一會兒,她已經淚流滿面。
    信中的大意是這樣的:
    我的愛妻,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,我們就要永訣瞭。其實,我是朝廷的捕快,而你是讓貪官污吏聞風喪膽的百變劍俠,你殺的貪官污吏越多,朝廷給我的壓力就越大。因為我不與那些貪官同流合污,他們就向當今聖上參奏,給瞭我最後期限,讓我捉拿你歸案,希望我們鬥一個兩敗俱傷。我內心欽佩你,但是聖命難違,於是暗中摸清瞭你的情況,萬沒想到,名聞江湖的百變劍俠竟是我從未謀面的未婚妻。我知道你會來百裡灘,所以扮作酒保等在這裡。
    我第一次見到你,真的如同久別重逢的故交一樣啊!可是自古忠孝難兩全,我的父親囑咐我做個好官,又為我們安排瞭親事。於是我隻有一個辦法,和你成親,留下我們的後代,再回朝廷謝罪伏法。你盡快離開這裡,隱居起來,好好撫養我們的孩子。俗語說,"百世修得同船渡,千世修得共枕眠",我們有千世的緣分,不怕來生不能相見。千萬不要動營救我的念頭,你是插翅也飛不進天牢的,千萬要為我們的後代著想啊……
    方慧看完信,擦幹眼淚,重新換上瞭那身公子裝束,提著木箱,隻身消失在百裡灘。
    永訣
    三天後的深夜,一個夜行裝束的身影閃進瞭皇城天牢。
    那些獄卒在聞到一股奇怪的清香後都昏昏睡去。黑影用劍劈開牢門,牢房裡晃晃悠悠站起一個人,正是石羽!
    石羽低聲怒吼:"你瘋瞭嗎,為什麼不聽我的話?"但是,說著說著他還是和黑影擁抱在一起,忍不住痛哭起來。
    黑影哽咽著說:"我要把你劫走,什麼也阻攔不瞭我。"
    石羽長嘆一聲:"我何嘗不想和你遠走天涯長相廝守啊!可是,你不明白,你這麼做,會讓我背上不忠的罵名,還會牽連我的族人,我又有什麼面目去見九泉下的先父啊!我別無他法啊……"
    石羽話音剛落,就聽見遠處傳來雜亂的腳步聲。
    石羽臉色大變,突然,他奪過方慧手中的寶劍,閃電般刺入自己的胸膛。
    "快走啊……繼續殺那些貪官……"話音剛落,石羽氣絕身亡。
    幾天後,那些彈劾石羽的貪官都在熟睡中被殺,這些人的牙齒連同下頜骨被一起割下,在他們臃腫肥胖的身體上,都用劍尖劃出瞭幾個字:無恥之徒死有餘辜。
    一時間貪官們惶惶不可終日,但是,這個百變劍俠很快就銷聲匿跡瞭。
    多年以後,在江湖上又出現瞭兩位神秘的劍俠,他們武功高強,其中一個被認出很像當年的百變劍俠,隻是她的身邊,多瞭個同樣武功蓋世的瀟灑少年。